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重污染企业为何扎堆排“毒”(

2014-12-30 15:00:47      点击:

   

 蔡华伟绘


    核心阅读


    12月25日,湖北黄石阳新县大王镇砷污染案在黄石下陆区人民法院开审,6家涉事企业的14名被告人受审。在此之前,已有7名相关责任人被审判机关依法审理并作出有罪判决。此污染案导致1.2万人受到影响,其中尿砷超标患者118人、尿砷中毒患者49人。




    “犯了法,就一定要受到法律制裁!”25日上午庭审结束后,大王镇上街村村民刘合春长出了一口气。当天早晨7点,他就和另一位中毒村民赶到法院旁听。为了这场庭审,他们已经等待了一年多时间。


    砷浓度超国标247倍排放,近1.2万人筛查尿样


    2013年10月,一种“传染病”在大王镇鹤鸣畈村蔓延。村里先后有9位村民出现食欲不振、四肢乏力、头晕心悸等严重不适,其中两位老人甚至有呼吸困难、抽搐、昏迷等危重征象。经辗转多地诊断,这个“传染病”在武汉市职业病医院被确诊为“砷中毒”。


    据了解,砷是广泛分布于自然界的非金属元素,单质砷无毒,但砷化合物均有毒性。比如三氧化二砷,它的另一个常见名字是砒霜。


    大王镇砷污染事件发生后,黄石有关领导第一时间赶赴实地了解情况。2013年11月10日,黄石市召开市委常委会,要求把治疗放在第一位,确保患者生命安全,并提出全面检测环境、坚决关停涉污企业、坚决查处涉案人员。


    从2013年11月11日起短短一周时间内,所有涉事企业的12根烟囱全部被炸毁,其生产设备、厂棚和厂牌全部被拆除。在事件处理过程中,为确保在最短时间内满足群众的本地检测需求,黄石市请求湖北省卫计委协调省内14家医疗检测机构共同开展砷检测,在10天内完成尿样筛查11906人次。最终检测数据表明,近1.2万份尿样中,检出尿砷超标患者118人、尿砷中毒患者49人。


    在庭审现场,公诉人表示,经黄石市公安、检察机关查明,涉嫌排放含砷超标污染气体的公司共有6家,分别是阳新县金宝矿业有限公司、阳新县银源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、大冶市力拓工贸有限公司、阳新莲花矿业有限公司、阳新县鑫旺矿业有限公司以及阳新县星火有色金属有限公司。经调查,这6家企业排放的含砷污染气体中,尤以银源公司砷超标最为严重,超过国家标准247倍。


    7名官员被判刑,环保部门难辞其咎


    “其实早在去年10月22日,我们就接到通报,称开发区大王镇部分村民尿砷超标,可能是周边的金宝等公司非法排放含砷污染物所致。”12月24日下午,在黄石市公安局环保警察支队,支队长黄开广向记者介绍了案件侦办情况。


    之后,黄石市公安局立即展开侦查。“刚到大王镇时,我们都是化装侦查,没穿警服也没开警车,但我们发现办案民警的车子一到涉案工厂周围,就有车辆跟踪。”黄开广透露,到部分公司调查期间,办案民警还曾遭到老板和员工的围攻。


    黄开广回忆,卫生部门去年11月6日反馈情况称,已初步确诊慢性砷中毒人员30名,达到了刑事立案的标准。环保部门的检测结论和专家的论证报告,也认定中毒确系金宝等6家涉案企业长期非法排放含砷污染物所致。当天,警方就将该案立为刑事案件,并启动了全面收网工作。


    为固定证据链,警方先后调查300多名证人,调取各种证据材料上万份,期间曾3次到新疆、4次到江西、4次到云南协调司法鉴定事宜。黄开广介绍,为了提供环境污染损害司法鉴定所需的各种证据材料,办案民警对所有涉案企业购进原料的含砷量、卖出产品的含砷量、企业用电量、各种用电设备的功率等,都逐一进行了细致调查。


    在25日的庭审过程中,检方指控,2008年至2013年期间,前述6家企业累计非法排放砷污染物684.01吨,并且均不同程度地存在不遵守行业行政管理、不办环评手续、不按要求进行整改、放任含砷污染气体排放等情况。


    在25日中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黄石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谢峰坦言,导致如此严重的污染,相关环保部门及主管领导难辞其咎。经查实,黄石市、黄石开发区以及阳新县两级环保部门相关责任人、大王镇党政部门负责人存在监管失职、玩忽职守、滥用职权和受贿行为。


    截至目前,原黄石市环保局副局长彭玉成等7人均已经审判机关依法审理并作出有罪判决。其中,彭玉成以环境监管失职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、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,合并执行刑期6年6个月。


    全面排查,关停15家“五小企业”


    黄石市政府相关人士表示,在拆除违法排污企业的生产设备、进行检测治疗的同时,政府部门还积极开展了生态环境检测。据大王镇常务副镇长柯美胜介绍,污染发生后,政府挖走了相关企业周边土地的表层土壤并移植新土。24日中午,大王镇南山村北面的金宝矿业公司大门紧闭,从外边看去,部分厂房和生产设备已被拆除;院墙外的洗矿池内,池水仍呈黑绿色。在工厂南边的空地上,七八名村民正在挖坑种植楠树,“听说可以降解土里残余的砷”。


    有鉴于砷污染的深刻教训,大王镇不仅注重“止痛”——解决砷污染带来的遗留问题,更着眼于“治痛”。当地政府对全镇企业进行排查,并关闭了导致噪音、粉尘污染的“五小企业”15家,关闭了对土地造成破坏的红砖厂9家,原来的7家采石场整合成2家,并全部加装粉尘喷淋装置。


    产业转型必然带来利益阵痛。“今年财政收入至少减少50%。”柯美胜介绍,不仅是政府,之前在6家企业工作的当地村民也曾面临实际困难。南山村村民程贤猛告诉记者,他曾在金宝公司做了3年工,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,“公司关停了,我主要经济来源就没有了,现在只能打零工”。


    不过,程贤猛对污染排放造成的危害也很清醒。他说:“身体健康平安最重要,不然钱再多也白搭。”